第四百三十二章 郁家来人
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四百三十二章  郁家来人

    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这就难怪了……不行,我这兄弟虽然厉害,但郁家那老头实力的确不俗,还真会有危险,这样,季盛你看着,必要时候救下我那兄弟。”赵财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好。”季盛点点头,就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赵财则是抱着怀中娇滴滴的美女,滚到床榻上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好色若此,也算是奇葩。

    

    秦齐躺在地上,干脆不起来了,因为起来的话,指不定叶悦心就再来一下,这神经病秦齐可看不透,鬼知道她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恩?”只是突然,秦齐神色一动,小地图上竟然有一批高手正在朝着他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郁家的人?

    

    秦齐眉头一皱,顿时望了过去,果然是郁家的强者,甚至当时在郁无双身边的强大老头也在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现了,还想着拖过第一轮预选再说呢。”秦齐心中低语一声,倒也不惊讶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之前他带了面具和斗篷,应该能多瞒一阵子才对,没想到对方反应竟然这么快,已经寻上门来,若非这预选的经验实在是太过重要,秦齐还真不会冒险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看来,得拼命了,不过有冰与火之盾和天之痕在,秦齐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,再加上小幽,胜算还算可以,而且无论如何秦齐也要继续进行任务,这对他而言至关重要!

    

    当下乌光一闪,影剑已经电射而出,到了数千米之外,有此保障,便是逃走也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秦齐也就不急着走了,他倒是想看看对方敢不敢就这么出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嘿,小畜生,你以为做了伪装就能逃走吗,你也太小看我郁家了!”六爷飞掠过来,神色阴桀的盯着秦齐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犯下滔天大罪,你竟然还敢参加四象演武,老夫是该说你胆大还是愚蠢?”六爷冷声道,强大的威压震动而出,笼罩住秦齐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想做什么!”这是,那喝茶的裁判迅速就有了反应,第一时间挡在秦齐身前,神色严肃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现在是四象演武,有什么事等演武结束再说!”裁判冷喝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周大人,此子杀了我郁家数十条性命,还击伤了无双,罪不可恕,今天老夫必须要他的命,还请周大人不要阻拦,事后我郁家必有厚报!”六爷微微笑道,他没有第一时间出手,就是给了周裁判面子,否则一上来就会要秦齐的命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演武的规矩你应该清楚!”周裁判摇摇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周,此事时他们之间的私怨,与我们无关,不要插手。”却是一名老者淡漠的开口道,他是刘道然,乃是主持第一轮预选的主裁判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刘老!”那位周裁判脸色变了变,最终只能退后,不敢忤逆刘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多谢刘老通融。”六爷呵呵一笑,对着刘道然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

    刘道然微微颔首,淡淡道:“郁家家主于我有恩,区区小忙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态度,还真是不将人放在眼里,当着秦齐的面就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显然在他看来,秦齐就是一个死人,根本不需要在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刘老放心,事后必要厚礼送上。”六爷呵呵一笑,随即看向秦齐,目光冷冽,“小畜生,本座亲自来杀你,你倒是说说,你要怎么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出手试试。”秦齐冷冷道,已经沟通了小幽,准备骤然暴起动用全力斩杀六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找死!”六爷大怒,头顶之上武魂轰鸣,乃是一柄大刀,强大的威压震动而出,地面根本承受不住,已经龟裂开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?”六爷正要出手,却看到那叶悦心竟然还在秦齐边上,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家伙,这里没你的事了,赶紧滚开,再不走连你一起杀了!”六爷冷喝,他知道叶悦心也是参赛选手,并不想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然,要是叶悦心不走,非要留在这里,那就别怪他出手无情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叶悦心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当然不准备出手帮助秦齐,反倒是在一边开心的看戏,打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想法,准备好好愉悦一番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这不长眼的,竟然敢对她大呼小叫!

    

    原本叶悦心的心情就不太好,绿萝和小凰回去了,这让她很不开心,现在找秦齐玩了一下,好不容易开心了一点,竟然又被人打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还敢跟她这么说话,真是不知死活!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还不滚,你想要跟他一起死吗?”六爷冷声道,已经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秦齐此刻,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的怪异起来,想笑又不敢笑,这老头真是个白痴,他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,在其他人面前耀武扬威也就罢了,在叶悦心这个疯子面前耍横,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

    秦齐突然感觉自己不用拼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说郁家的,你们可别太嚣张,得罪了她你们吃不了兜着走!”秦齐跳了起来,色厉内荏,十足的狗腿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老子告诉你,她的身份高得吓人,得罪了她,别说是你们三品豪门,就是七品八品也得死,听到了吗,识相的马上滚!”秦齐叉腰叫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话,句句属实发自肺腑,只是在别人看来,却是秦齐想要抓紧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妄图活下来的愚蠢模样!

    

    果然,那六爷听了,只是嗤笑一声,根本不相信,反倒更为确信秦齐是在唬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可笑,你想要用这种手段让老夫罢手,也太愚蠢了,你以为老夫会相信吗,他算什么东西,也配让老夫收手?”六爷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秦齐看到了叶悦心眼角在抖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说,再说一点,快,更嚣张,郁家多牛逼啊,更嚣张一点啊!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这是自己找死你知道吗,她的名号说出来能吓死你,你最好是马上滚,否则后果自负!”秦齐狞声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越是如此,六爷就越是不信,脸色狞意更盛了,“老夫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我不管你是谁,现在立刻从老夫眼前消息,否则下场绝不是你想要的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齐心中哈哈狂笑,满是看好戏的心情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叶悦心呆在那里,心中有怒火在燃烧!

    

    “算了,既然不想走,那就别走了,反正多死一个阿猫阿狗也没什么,就算有什么麻烦,我郁家三品豪门,难道会怕?”六爷见叶悦心没动,顿时冷哼一声,大刀落下,将叶悦心和秦齐都笼罩了进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现在,老夫就让你们知道,得罪一个三品豪门,是何等的愚蠢!”六爷冷喝道。